谁说工艺美术缺乏原创性和思想性语言?

频道:工艺美术 日期: 浏览:229

900余件工艺美术作品弘扬经典 铸造辉煌

图为展览现场。 中国西藏网讯 近日,2018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。“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”已于2012年、2014年、2016年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成功举办了三届,是展现当代工艺美术创作水平的国家级公益型制度性展览。 图为葫芦雕刻《汝心精

谁说工艺美术缺乏原创性和思想性语言?

文/洪巧俊

景德镇陶瓷大学退休教授钟莲生发了《给中国陶瓷界的一封公开信!》,引起了争论,这是正常现象。

俗话说得好:“鼓不敲不响,话不说不明”。有些东西只有在争鸣中才能明朗。艺术要百家争鸣,更要百花齐放,这样才有利于发展。

巧哥针对钟莲生先生的《给中国陶瓷界的一封公开信!》,也写了《退休教授为何痛批全国美展陶瓷展》,巧哥的文主要是批艺术界的不正之风,就是钟莲生所说的“围绕在政府周边的有些专家学者,看上去冠冕堂皇,实则浅薄虚浮。因为中国当前文化界的浮躁和腐败是有目共睹的,专家、学者、教授、大师都变得非常廉价了,有些人靠攀附权贵混社会,而且这方面的本事还特别大,民国时期知识界的任能选贤之风已荡然无存。”

当然还批了官员评大师、老板评大师等歪风。并列举事实,用事实来说话。

有一位叫王崇东的写了篇〔驳《给中国陶瓷界的一封公开信!》〕,在该文中一方面批钟莲生是竖大捧,另一方面自己也竖起了大捧,他说钟莲生“更是显得自己无知”,他针对钟莲生的“而且经过了170多年的发展,在工艺进步的推动下,已经形成了完全能和国画油画相媲美的艺术表现形式,并且其艺术表现力远大于国画,甚至超过油画----”说“算来也就是最近200来年的历史,世界公认这一时期恰好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最为衰败没落的时期,因此它什么也不能代表。”

这就不是钟莲生先生无知了,而是你王崇东先生狂妄与无知。

你说的“算来也就是最近200来年的历史,世界公认这一时期恰好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最为衰败没落的时期,因此它什么也不能代表。”许多业内人士问你有什么根据,从哪里得来的结论?有人骂你是胡说八道。

王崇东说:“这是您人品低俗和人格堕落的表现。虽然您用所谓的‘混混’来掩盖,但明眼人都知道您说的就是白明先生,他可是中国现代陶瓷艺术教学体创建者一一中央工艺美术学院(今清华美院)陶瓷系的现任主任、教授、博导、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委会主任。相信这其中任何一个荣誉都可以甩您几条街。”

巧哥问,你这样说70多岁的钟老先生“人品低俗和人格堕落”,难道你就不是人品低俗和人格堕落吗?

一分为二地说,钟莲生说人家“混混”是不对的,但他说的社会现象,你拍拍自己的良心说说是不是事实?

你也是位教授,你说白明先生的其中任何一个荣誉都可以甩钟莲生先生几条街,这些都不是荣誉,只是单位职务职称和协会的“官位”,难道艺术水平都是用职务与官位来衡量的吗?

我相信白明先生也不会这样认为。因为衡量一个人的艺术水平,是用作品来说话的。请问白明先生的作品能甩钟莲生先生几条街吗?

王崇东先生,有业内人士说你的作品就在这次展中,说你如此急着出来发声,是在捧人家的臭脚。

这个我就不好评说,但巧哥认为你身为教授,如此涵养,又怎能教育出好学生?

「抗击疫情」河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在行动

抗 疫 作 品 作品名称:《心系 武汉》 作者:河南 樊钊 材质:雕塑 尺寸:10×5×13cm 作品名称:《后盾》 作者:河南 樊钊 材质:雕塑 尺寸:8×5×12cm 作品名称:《大爱无疆》 作者:河南 罗娟 材质:木板烙画 尺寸:46×92×0.3cm 作品名称:《落叶报秋》

你入选大作《悠然天地间》,几位知名的艺术家对巧哥说看不懂,连知名的艺术家都看不懂,这是何等高深的大作?

不知评委们是怎么看懂的,能不能给大家解解惑?

记得巧哥小时候,村里有位大伯见我说:“听说你认字很厉害,我写个字给你认。”

于是他拿了一根树枝在地上乱划一气,然后问我什么字?我说这不是字,他说:“扯蛋,这是扭扭××(家乡土话)的×字。”回家说给父亲听,父亲笑了,说他没读过书,是个文盲。

当今,艺术界出现了很多怪现象,比如不比才气比名气,证书比作品多;不搞艺术搞关系,实现作品价更高;拉帮结派互捧场,形成利益链;兜着文化耍流氓,作品就是让你看不懂,从而制造了数不胜数的异于常态的艺术品。

当前有人说我“怪”,我就“当代”,这难道不是很浅薄?不是灵魂的苍白与精神的虚无?

一位业内人转了这个,说是一位陶艺权威人士的话:“钟老师说的也有失偏颇,对陶艺圈对问题的根源没有说清楚。也对现代陶艺有误解和不理解。现代陶艺重艺术性,人文性和思想性,而工艺美术注重传承,强调技术和工艺,注重装饰语言。而缺乏原创性,思想性语言。原本就是两个发展轨道,将艺术与工艺美术混为一谈就不妥,首先针对的概念不同,何谈后面的逻辑关系……老先生的文章反映出对艺术和当代陶艺理解和认知的不足,也具有普遍现象,看来吾辈更加任重道远……”

可见这位权威人士并不权威,说钟老师有失偏颇,他的观点就更加偏颇,工艺美术只注重传承,强调技术和工艺,而缺乏原创性、思想性?

我相信工艺美术界的人都不会同意,就连我这个不是工艺美术界的人也觉得这种观点很荒谬。

艺术是相通的,“下里巴人”也好,“阳春白雪”也好,都有原创与思想性。

再说,现代陶艺就一定有艺术性、人文性和思想性?那你说说王崇东先生的《悠然天地间》艺术性、人文性和思想性在哪里?

如此树派分营,我们的艺术发展的确任重而道远。

最后借用一位老艺术家的话来结尾:“说工艺美术就没有思想性语言,缺乏原创性,这样的说法无聊。”

本文源自头条号:洪巧俊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尽精微,致广大——咱赤峰的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包英志

赤峰,金石书画藏龙卧虎之地,大师辈出。徜徉在艺海之中的蒙古族金石微雕大家包英志便是其中的佼佼者,也是中国吴派金石微雕第四代传承人。 微雕艺术,中华民族非遗之瑰宝。早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中就出现过微雕文字,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明代王叔远的刻舟,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