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卜杜克木•约麦尔|做手艺,他是“匠人”,也是“犟人”

频道:匠人 日期: 浏览:206

匠人修炼40多年:半秒找一个字 十分钟刻一个字

家谱,是一个与当代社会渐行渐远的名词。但在浙江温州瑞安,平阳坑镇东源村王氏家族第23代木活字印刷传人王超辉先生,仍然坚守着谱师制作家谱的工作。 在电子排版和铅字印刷的时代,王超辉和他的传人,用时间打磨手艺,亲手在书页中留下墨香。 从杭州出发,3

在伊犁师范学院一个小小的工作室里,一个小伙子几乎每天都在进行打磨、雕刻、裁剪等工作。

这就是阿卜杜克木的日常生活,除了上课,工作室就是他第二个家。他的每一天都远离着城市的喧嚣,沉浸在手工制作的乐趣之中。

“做一个私人定制的皮雕钱包,顾客会预先选好自己喜欢的款式。”

“我会根据这个款式来打样板,再按照样板把皮料裁剪,进行上色、粘胶、打磨、缝制、上油等工序,最后进行后期的美化磨边等。

完成整个过程,需要两天的时间。”

是匠人,也是“红人”

阿卜杜克木·约麦尔,一位来自新疆的年轻“匠人”,目前就读于伊犁师范学院的视觉传达设计专业,主要进行与皮具相关以及旅游纪念品设计的手工艺品制作。

或许你会认为“年轻”一词和“匠人”不相匹配。

但谁能想到?这些制作精美且独具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正是出自这位年仅22岁,还在读大四的小伙子之手。

谁曾想到过?那个最初不被看好,被视作未来只能当个“臭皮匠”的男孩儿,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——漠匠。

谁又能想到?抖音视频里这个沉默寡言,只专注于手上制作的年轻小伙子,早已通过自己的手艺,征服了数万粉丝,收获了上千名排队等待私人定制的顾客们的认可。

阿卜杜克木出生在新疆喀什的英吉沙县,因其地理条件和气候,这里很多人都把农业当成自己的副业,把做手艺当成自己的主业,在这里对做手艺的人十分尊重。

▲英吉沙小刀

“我是家族里第一个选择做手艺的人。”

虽然阿卜杜克木的家族里没有做手艺的,但他的邻居中却有很多,有的做小刀、有的做乐器……

在家庭中,爸爸可谓是阿卜杜克木的头号支持者,也是他在美术上的启蒙老师。

从小就在这种浓厚手工艺品制作氛围熏陶下成长的他,很早就对做手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。

“我爸爸喜欢画画和书法,当年考大学时,他就想考美术专业,但是我奶奶没有同意。”

或许是因为骨子里有对艺术的渴望和追求,阿卜杜克木继承了父亲的梦想,走上了专业的美术学习道路。

▲阿卜杜克木的手绘作品

是匠人,也是学徒

大学刚开学一个月,阿卜杜克木就接触到了传统皮具的制作。从那时起,这个年轻小伙儿就被这种极具魅力的工艺吸引了,开始不断地研究有关皮具制作的知识。

到了大一快升大二时,他下定决心要学习皮具工艺品的制作,并在假期踏上了拜师学艺的征途。

在拜师学艺上,他从不“吝啬”,也绝不“偷懒”。

每到假期,阿卜杜克木总是比其他人的更忙碌些,他忙于奔走在不同的地方,为这门自己认定了的手艺“添砖加瓦”。

“我不仅在本地学习,同时也会去内地,比如说去广州、温州、安徽等地,找不同地方的师傅学习各种不同的技术。

我找了一位师傅学习皮雕,找了好几个师傅学手工皮具制作。”

光在学习制作手工皮鞋上,阿卜杜克木就拜了五个师傅,更是花了将近五万元“学费”,这对一个普通大学生来说算是笔巨款了!

但这笔金额不小的学费,并不是家里人所给予的。

自己要学手艺?那就自己存钱!不够?那就去兼职!一份兼职不够?那就同时打好几份工!

从自己赚钱养手艺到通过手艺赚钱养自己,从白手起家到现在的自给自足,阿卜杜克木向我们展示了一代年轻匠人的风采与担当。

就这样,他在不同地方的不同师傅门下,如愿以偿地学到了各种工艺技巧。

“当我把这些技术都学到自己手上后,就开始尝试把从本地与内地学的知识融合在一起,用传统的手艺和新学的手艺结合,真正去做一些有个人风格的、有时代特征的作品。”

“比如我可以将做皮具与做马具的工艺相结合,同时加入皮雕的工艺,在马具上做皮雕花纹,使我的作品具有表现力,也更有特色!”

从一无所知的小白到技术纯熟的匠人,这其中的付出与艰辛,可想而知。

不浪费每一分钟,是为不辜负时间;只投入自己热爱的事,是为不辜负生活。所谓匠心,就是不惧漫长的枯燥。

“虽然学习技术已经四年了,但我还会继续学习下去,总会有新的东西在等待着我!”阿卜杜克木在采访中坚定地告诉我们。

是匠人,也是“犟人”

于黑暗中蛰伏,不怕满盘皆输的勇气,是忠于自我的真性情,是死磕到底的韧劲。

匠人匠心:微缩纸塑古建 光大古都文化

受访者感言  作为一个在大同工作生活了几十年的人来说,大同古城文化已经融入血脉中。古城里的华严寺、善化寺、雁塔、鼓楼等古建筑是古城的灵魂,民居四合院是古城的精华。从小喜欢纸塑的他,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微缩城市古建景观,并以这样的方式宣传家乡文化

被“以次充好”、被剽窃创意、被抢夺设计……当学徒的日子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

但这个年轻小伙儿对自己的选择却“犟”到底!

在一次拜师学艺的过程中,阿卜杜克木曾给师傅教过自己的手艺,但也就是这一次教授经历,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。

“之前我做了一款有新疆特色的石榴花纹的皮雕鞋,整个过程都是纯手工制作,之后再按照其应得的价格进行销售。

我有个内地的师傅,想把我的皮雕花纹制作成一个模具,本着互相教授知识的初衷,我就答应了。

而这个师傅却通过开好的模具,用机器把这个花纹压在鞋子上,在对外销售的时候竟然宣称这是手工制作!定的价格跟我真正手工制作的价格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虽然他有自己的挣钱方式,但我就是不喜欢他用机器来压制花纹,我认为这是一种欺骗消费者的行为!

他的鞋子的确是真皮,花纹也是那个花纹,但他是用机器压制的,并非手工雕刻。我十分不喜欢这种方式,在我看来这就是对手艺的不尊重!”

“但后来我也想通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,他的目的是赚钱,我的目的是发展手艺,这其中也发生了一些矛盾。

但是我仍然相信:做好自己的东西就行了,卖的多或少都没有关系,我自己心里踏实,也能对得起自己干的这个行业。”

▲固特异工艺纯手工制皮鞋

在采访交流中,我们总能感受到这位年轻手艺人身上的“倔强”。

即便是做一双普通的鞋,他也有自己不可动摇的原则。

一般来说,手工做一双普通的鞋,大概需要三四天的时间,如果是做皮雕的鞋,则需要一周到十天的时间,不同的工艺耗费的时间大不相同。

“如果是胶粘鞋,一天就能做好一双,虽然我会做,但我从不做胶粘鞋!

做胶粘鞋,虽然成品快,但会让自己的手艺退化,我所追求的从来都不是退步,我追求的是手艺上的进步,让手艺更加精炼!”

匠心所造之物,自有其温度

最初,曾有朋友问我:“你上了这么多年学,到头来就当个皮匠吗?”

“皮匠”,或许在现在很多人眼里看来,都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头衔。

“但这就是我的爱好!”

“我看到很多国外的工匠师傅把这些手艺玩得很精,但其实很多人不知道,最早,很多手艺本来就是咱们家乡这边的,我们国家很早就有这种手艺制作的鞋子了,但现在国外却做的比我们好太多……

我时常会想:自己能不能达到他们那个水平?我也为此,一直在努力。”

▲固特异工艺制纯手工短靴

在入驻抖音前,阿卜杜克木的顾客基本上都来自于老顾客们的推荐。

我认可你,相信你,所以愿意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!

曾经有位顾客在阿卜杜克木这里定做手表带,等他拿到成品之后,却做了一件“奇怪”的事。

除了表带钱外,这位顾客又支付给阿卜杜克木高于表带价格的另外300元。

当问及这位顾客为什么这么做时?他得到的答案是:“我喜欢你做的东西,我觉得这件作品该值这个价!”

也正是这样一种鼓励和信任,这位年轻的匠人才有了更大的勇气在手工制作这个行业“越陷越深”。

“顾客找我私人定制表带,会把他们的手表寄给我,而我平时收到的手表基本上价格都不低。收到最贵的手表也有将近三十万的,而且很多手表都是有纪念意义的。

为了不辜负这一份信任,我会用匠人精神诚心诚意地打磨每一个作品。”

“有些时候我觉得做的不好的东西,虽然对方也看不出来哪里不好,但我也绝不会卖给他们,我就是要对自己做的东西负责!”

时间,是器物制作的参与者,更是匠心沉淀最好的证明,愚公虽愚,亦见匠心。

“手工制作极为耗时,很多时候我都忙不过来,但有些顾客就愿意等我,即便是一年后收到东西,他们也很高兴。”

你愿意等待,那么,时间会给你证明!

阿卜杜克木,正是这样一位年轻的匠人,一如他工作室“漠匠”的含义一般。

“‘漠’代表新疆,沙漠广阔,一望无际,最能代表新疆人的豪情壮志。

我很喜欢海,但新疆没有海,那沙漠就是新疆的“海洋”。

‘匠’就是指匠人之心。”

漠匠:来自新疆的匠人之心。

作为手艺的传承者,这位小伙子仍在不断修炼的路上,但我相信,他拥有的匠人之心,能够带他一步一步地实现梦想,不负,手作之情。

本文源自头条号:我从新疆来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结识厉上清,拜师鲍利安,又得徐安碧指点,这个匠人不一般!

唯至诚者,能致其极。 于匠人而言,对极致的追求好比一场修行。 匠人,是一件事、一辈子...... 宜兴老街 《庄子·达生》中,鲁国木匠能做到“梓庆削木为鐻,鐻成,见者惊犹鬼神”,正是因为达到了凝心聚神、执着技艺、物我相忘的境界。 追求极致,是一种态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