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聊职业,聊聊匠人与志业

频道:匠人 日期: 浏览:241

极限探索之旅第四季启动,探寻“时光里的匠人”

出品:搜狐【极限探索工作室】 “雾尽风暖,樱花将灿”,这是经历过至暗时刻的人们心中最深切的期盼。当一切回归正轨,你是否已准备好重新出发? 2020年3月,由搜狐重点打造的大型跨界IP“极限探索”,宣布正式开启极限探索之旅第四季,并公布本季全新探索主

很多年轻人常讲,在工作里面找不到实践理想的机会,觉得苦闷、压力很大;稍微年长一些的人,则说自己追寻不到目标,压力很大……

另外一个很常见的字眼是“焦虑”。其他国家的人很少讲到“焦虑”这个词。而中国的普遍情况则是人人都“焦虑”,而且不忌讳表达出来。到底在焦虑什么?

为生活所迫?

我发现,很多人都喜欢用这个表述:「我为生活所迫」。

比如说做一份我不喜欢的、常常需要「996」的工作。再比如说婚姻、孩子、居住、养老等等,我们都会说「为生活所迫」。

这个句子很有意思,有个东西在身后追赶我、逼迫我、让我喘不过气,而它居然叫「生活」?想要摆脱它,是说我们不想活了吗?

如果人人都想活着,却又说被生活所迫,我们到底在讲什么?生活什么时候从一种我们应该拥抱、享受的东西,变成了一种要逃跑、躲避的东西?这很奇怪。

身边年轻的朋友们最大的问题就是:为了维持生活,不得不去工作,而工作本身给了我们很大压力

比如说「996」,在2019年,好像每一个领域的人都在面对着996的问题。

所以,平常我们说「为生活所迫」,就是说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。它根本不是生活,是谋生之计,是我用来维持生活的一个工作。

所以,我们首先要把生计和生活分开。当我们活得这么累、被工作所迫的时候,就要重新思考一个问题:生活是什么?

生计跟生活不一样,是我们今天很常见的一种二分法,也能反过来说明很多人为什么心甘情愿地「996」式工作。马云在公开回应「996」争议的时候说:

我们这些能够「996」的人,应该觉得幸福。因为所有人都想成功、得到他人尊重,你不付出加倍努力,凭什么能够得到它们?

这种表述结构是,我们都想要一些东西,所以需要付出一些代价(加倍努力工作)。

生计跟生活之间存在显著的二元对立关系,其实这种现象在人类历史上很晚才出现。大概是在工业革命之后,中国人才开始把工作和生活分成两回事,典型标志是星期六、星期天的出现。星期六、星期天这种时间节奏制度,也是工业革命的产物。

这反过来巩固了我们的一种想法——工作是很痛苦的、是我被迫的,真正的生活留在星期六、星期天。上班时生不如死,下班才可以快活。

这种想法甚至能延伸到我们的所有职业生涯中。那些自愿做「996」式工作的人在想什么?他们都在渴望提前退休,早日实现财务自由。实现财务自由之后,才开始享受人生。

这种想法把我们的生命分成了前后两半,运气好的话能前后等分。运气不好的话,你人生中真正的星期天只有一小块,前面五六天都在受罪,「为生活所迫」

这种二元时间结构,导致了一种没人逃得出去的全新社会秩序——我们逐渐开始习惯一个全新的观念:「计划驱动型人生」

Career和Job这两个英文词,大家都很熟悉。从词源追究,Career原来指一条平坦的道路,而Job则指一堆有待搬运的煤炭或者木材。这个词源已经很有趣的告诉我们二者之间的区别了:

“ 工作是一堆等待我们一捆一捆去搬运的任务,而Career是一条漫长的、理论上甚至是平坦的道路。”

多少传统手艺正在消失……这些匠人,值得每个中国人铭记!

记得小时候,我们农村有许多手艺人,俗称“匠人”,那些流传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和技艺,也就是在他们的手里,一代代地传承下去,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却渐渐消失了。 手工制香 香,在中国不仅用来祭拜祖先,还有提神解乏、去秽除暑等功效。机械化进入制香

我们现在对于工作很大的错误理解,就是我们把它看成一个接着一个的任务,而不是一条道路。

「匠人」和「志业」

早年的马克思曾经花很大的功夫去思考这个问题:工作到底有什么意义?

他也看到,工作应该追求一个完整的人生,而不是二元对立成生活和生计的关系。他相信,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在工作中就能寻得的。如何理解这种美好的状态?就是今天大家很流行讲的匠人精神。

匠是什么?马克思说,匠是把形式赋予物质的一种形式。比如把一根木头刻成木杆,把一块石头刻成大理石雕。而匠人是什么?当然就是干这种事的人。

匠人最特别之处在于,他作出的所有东西里,都有自己的影子。我为什么要精益求精地做一个茶壶?不是因为我希望这个茶壶比我之前的茶壶更受欢迎,而是因为在做这个茶壶的过程中,我的人生完整了,我的技能和知识都在不断增长。

那么当然,如果马克思还活着,我们每个人都会追问,在公司里上班,我怎么做一个有匠人精神的程序员?

于是,我想介绍另一位同样伟大的社会科学奠基人,马克思·韦伯。他在几篇重要的演讲中,都用过志业这个词(vocation)。

它的意思是,你从事一件事情越多,越能发现自己的知识、技能、能力都在不断累积,你就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是我天生就该做的事情。哪怕完全不信神,你都能感受到这种呼召(calling)。

如果你在做累积式的工作,今天搬了多少粉炭、煤炭,除了量的积累之外没有分别,只是更累了。但是当你在志业式的生涯里,会发现做10件事和1万件事,状态完全不同。

能力变了,对自己的认识也变了——这就叫志业,它不是职业。职业是我们一开始讲的livelihood,是你不得不干的生计。而你在做志业的时候,人生就完整了,或者正在逐步完整当中。

这两位学者,一个讲匠人,一个讲志业。本来都在讲不同的事情,但是我放在同一个背景来讲,因为两位早期的现代思想家都很早看到了现代世界的问题:我们的生计和生活被割裂了。

我们在工作中完全没有兴趣、没有意义、没有感情。我的生活、生命意义,都必须在工作之外寻求完整——长期如此割裂下去,会产生什么情况?

就是我一开始聊到的,你「为生活所迫」,每做完一件事情都觉得无聊。

我有一些朋友追求40岁退休,他真做到了。退休之后呢?更无聊了。这就是因为你的人生没有志业,没有把自己活成匠人。你的生命是一连串的Jobs,没有一个Career。

我知道,对很多很年轻的朋友来讲,这些话还是有些奢侈的大话。他们会想,我在干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喜欢,但是为了赚钱不得不干。该怎么办?

学佛的人很喜欢讲「活在当下」。我觉得,就算一个没有任何这种精神背景的人,也都能够理解「活在当下」的世俗意义。

今天大部分人觉得难,是因为我们的目标都不在眼前,在以后。

当很多事情我们改变不了的时候,唯有调整自己对于难的主观感受,这种主观感受决定了你到底怎么看待工作。

我相信很多人今年都遇到了困难,但是如果我们不看今年的任务如何,而是看这辈子自己在积累什么,那么今年的难就好比是一块比较困难的石头,要知道,作为一个雕刻的人,我不会永远只遇到好料。

本文源自头条号:保险围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匠人拜访 | 我的时代和我,在时代中忠于自己的选择

“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”狄更斯在《双城记》的开头这样写道。 这句话放到现在同样契合,社会环境急功近利,机遇无处不在,丁点才华都能被放大数十倍营销贩卖。互联网上信息爆炸,从冯小刚的海外豪宅到95后女总裁身家过亿,传递的皆是“